wanwanty

***占tag致歉***

追文时突然想起来,之前看过阿苏勒的剧照。

然后搜了一下九州缥缈录的tag,看了几个po。

我猜到时大概是个bg大三角?

一下就心塞了……

我已经接受了羽烈王/阿苏勒这种设定了,虽然原著一个字都没看过(x

十年来一直只在日漫同人圈里嗑纸片人的我,自从看了琅琊榜2才开始有真人墙头的我,感到了水土不服……

应该说,就算想着只是为了看人,百分百bg没得跑的剧/电影,我还是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去看(前面的两部青春片是不会去补的,这辈子都不会去补的)。但是、但是……

不知道其他小姐姐是怎么解决这种情况的……

一个脑洞

在B站上看了青蒜太太剪的视频,忍不住由太太给的故事大纲开了一点点脑洞。

【欧豪x刘昊然】千秋诉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460218/

“配文mv,大致是个在前前前世,二皇子及其姘头战胜三皇子及其伴xiang读hao夺得皇位,却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,最后互相辜负的故事。”

*个人无rps意味,仅角色向脑洞

*充满了对视频的个人理解

*如果随便拿太太作品开脑洞这个行为很不合适的话请告诉我!无意冒犯太太QAQ


青蒜太太的视频剪得太棒了!!我循环了一整天,满脑子都是这个。

这种臣下忠心耿耿一心要将认定的皇子送上皇位,功成之后,却因“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”而被辜负。在将死之刻,回忆起的却是初见时的惊鸿一瞥(视频结尾处我是这么理解的啦…)的古风设定太对我胃口了。

自己不太吃rps,所以想用角色代入。想了半天,觉得丹龙/萧平旌还挺合适的(lofter上有太太写这对!超级好看!)小结巴不适合古代背景,虽然从剧情走向上来讲小白龙可能更合适,但小白龙如此痴情的设定,还是选择小皮筋这种原本便身居高位的角色吧。严格来说,如果将小皮筋套进脑洞的剧情,会显得ooc,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(你。想选择小白龙和小皮筋的混合体。丹龙就不用说了,太太太太太适合人前冷面将军,实则内心似火,认定心上人后便拼尽全力博君一笑、千依百顺的忠犬的设定了。

故事起始于帝都春天一日,藩王长子丹龙应好友之约共赴二皇子的设宴。二皇子府上人头攒动,席间丹龙并未见着二皇子出席宴会。宴席散后,因好友与二皇子走得颇近,被留下另聚,丹龙也被邀请留下。进到房内,二皇子正书墨于铺在地上的大宣纸,听见他们进来的动静,停笔抬头,丹龙当即心里有所触动。相谈中,好友向二皇子力荐丹龙,好好吹嘘了一番,二皇子眼中带笑,也附和着夸奖了几句。

秋天来临,丹龙随二皇子参加了秋猎。耐不住二皇子,丹龙当即猎杀了一头狮子。一见倾情,再见倾心——望着二皇子含笑的眉眼,丹龙觉得有颗种子悄悄地埋在了他的心里。

当二皇子准备争夺皇位,询问丹龙意愿之际,丹龙沉默片刻,答道:“若殿下信任,我定竭尽全力。”

朝//局情势逐渐变得紧张起来,党争愈演愈烈。平静的表面,在丹龙领着藩王军起势之时变得粉碎。经过几个月的恶战之后,三皇子死于丹龙之手,为二皇子的登基之路扫清了最后一道屏障。

原以为尘埃落定的丹龙,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大胜三皇子军后,会在战场上迎战二皇子。

最后,丹龙死前问道:“你这又是为何?”

旁人早已被遣走,丹龙看着眼前人俯下身,答道:“不然,我又怎能名正言顺?更何况,你的藩王军留着,功高盖主。”

丹龙想到过往,这一切难道都能有假吗?他想到那不管回忆多少次都觉得心尖微疼的那天,自己在屋内依着墙看军报,二皇子悠悠走进来,看起来疲倦至极,上了坐席,一声不吭地往自己怀里钻。当时自己吓了一大跳,随即扶住二皇子的肩膀:“殿下?”对方只是不耐地挣开,将脑袋埋在自己胸前,嘟囔道:“叫我平旌,丹龙。”;更不说用说月夜下,借着微弱的烛光,他看着身下人眼中带泪,眼尾无端端透出一抹胭脂红来。

最后一刻,丹龙望着眼前已经变得模糊的身影,轻声说道:“平旌,若是你开口要,我又有什么不能给的呢?”恍惚中,他看见了初见时,风采照人的二皇子,正笑意盈盈地望着他。


故事写完后,觉得小白龙好像比萧平旌更适合当这个二皇子啊(笑哭.jpg)要不改成小白龙好了(。

简单来讲,脑了一个“一见倾情,再见倾心。任你千依百顺,然而情深不寿”的故事。主要是太太的视频最后,我怎么看,怎么有初见之时一见钟情的感觉。

为了合理解释为何最后两人要互相辜负(然而我脑补得完全是丹龙被单方面辜负),只能说是“情深不寿”了。丹龙是既动了情,又动了心,对他心上的二皇子毫无保留。自认定了心上人,就一直放在心尖上疼。然而小白龙虽也动情,可心却有所保留。

太太的整个视频都太棒了,太棒了,太棒了。脑到停不下来。



心情路程2

2.2.2018

失业后,我这书反而越买越多……一月份看完了两本书一千多页,争取二月份再多看几本。

相关主题的书买了很多了。这文是没法写了,溜了溜了.jpg

浅薄的我,似乎把故事拉得太长了。

心情路程

12.9.2017

#关于人物会自己决定他们的命运#

在不停的“这个梗好,加进去。”“这几句诗好棒我要借鉴——”“这个观点妙啊.jpg写写写!“的轰炸下,刚速记下来感情转折点的我,发现这故事往BE走了(。也不是BE吧但肯定不甜(。

顿时想放弃这篇…………………

#创造冲动不等于创作才能#

Yeah you are right.

日常丧3

回家路上突然很想吃一个面包店里的面包。
心里面拼命劝着自己不要吃不要吃马上回家吃饭了。
然后很诚实地拐了进去买了一个。
边走边吃,心里泛起一阵自我厌恶。

真可怜,现在多买个面包吃都要讨厌自己。

睡觉时把从念美高时开始用的毛毯拿了出来。美本时盖了四年。
之前洗了之后放到衣柜里,昨天降温,今天拿出来盖。
毛毯的洗衣粉味让我想到了以前。
怅然若失。

代入独普一秒开虐_(´ཀ`」 ∠)_

老相册:

从对面递过来鲜花的东德士兵

1989年,柏林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


声之形的三观暂且不论。

动画刚开头看到男主角的举动,很疑惑地想着“想要自杀啊”。

但是的确没有反应过来女主角在突然告别后是准备自杀。

啊终归还是动画,最后总要说着“改变自己,努力活下去”。现在我已经是无所谓了,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,突然死掉都不会有怨言的。

日常丧2

我什么时候才能死。

一点感想,想哪写哪

最近经常看到关于同人创作与读者反馈的争论。今天在微博上又看到有人认为“同人创作者都会有虚荣心”,所以鼓励大家多评论支持。

我自己也写同人,但是写完了至今没有发到过网上。除了还在上学时,拿同人文当作文交过作业,然后就是写完给文学社当稿子(文学社常年缺稿)。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,当时是我太喜欢独普所以想写文,写好了顺便给文学社投稿;还是文学稿缺稿子,所以我写了一篇。后来那篇独普同人,第一版的玫瑰时光,印在了我那一届文学社社员的特别期社刊上。但我并没有关注后续。直到大学暑期回国,看望语文老师时,被告知有学生很喜欢。很高兴,但还是觉得很害羞,因为按现在的标准来看,自己没办法读下去,缺陷很多。

我想我大概是不需要他人的支持回馈,也能写下去的。虽然低产得无法说自己算个同人写手。

目前为止,我从未写过纯粹的小甜饼,以后想来也没能力写。可能因为我自己比较丧(。

或许是孤独太久了。3个月前,6个月前,更早之前,我还在怨恨自己的孤独;现在,我怀念过去的好日子,转而憎恨起现在来。一直一直在脑子里和自己对话,反复思索一个柔软的念头,一个新想法,一个概念,一簇感情的火花,一个圣村不多见的雨夜。

我想我是无法忘记,也不愿意忘记的。车辆稀少的路上,我在副驾驶上看着圣村的天空;那些中餐馆,那些电影,临近午夜回到公寓时,刚打开的灯。我无法写出一丝想起这些时,内心的柔软情绪。它让暴怒平息,让刻薄羞愧,也能让心灵慰藉。

我坐在副驾驶上,听着"look who's alone now, it's not me, it's not me",心里也曾泛起卑劣的满足感来。我羞于承认这点,因为这让我看上去十分可悲。

当我写同人时,十分着迷于揣测人物心理,构建/解构世界。

独普里,我关心基尔伯特的心理变化: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存在?他是否需要陪伴?他发自内心地看重路德维希吗?我该如何处理一个作为国家的具象化存在,我甚至不知道国家是什么!

双波里,声波和震荡波是如此有性格,我无法停止想象他们之间的相处,并寻求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发展。我想为他们的革命寻找一个出路。但要真想写出我想写的东西,我估计得在这对的坑里待上个5、6年,就像独普一样。